大流行资本主义: From Broken Systems to Basic Incomes – Chris Oestereich

大流行资本主义: From Broken Systems To Basic Incomes by [Chris Oestereich, Jonathan Cohn]

当前正忙于在全球范围内肆虐的电晕病毒大流行,虽然给全球民众的健康造成了巨大的危险,但随着人类试图控制这种高度传染性疾病,也使世界经济倒退。受此病毒影响最大的人是社会上最低和最贫穷的阶层。无家可归者,无力负担医疗保健的患病者,被压迫的人和被忽视的人。随着许多国家强加‘lock down’,许多行业都关闭了企业,并使员工陷入困境。即便是‘essential’医疗保健和零售等服务业部门无法确保向其工人提供的货币收益等于或什至大于其承担的风险。

Chris Oestereich创立了 邪恶问题合作,还为他的种子期社会企业从事筹款活动, 全圈长丝,它将直接与非正式的废物收集者合作,制造3D打印灯丝和其他具有社会价值的产品。他还是该公司的联合创始人 圆形设计实验室,这是一个开放式创新平台,致力于原型设计和交付解决方案,以应对他所写的各种挑战。在他的新书中,“Pandemic Capitalism”,Oestereich先生大声疾呼,要求推行普遍基本收入(UBI)计划,这样,各个阶层的人,不论种姓,肤色,信仰,性别,宗教和其他外来因素,都能过上有尊严,自尊的生活和自我维持。嘲笑 亚当·史密斯‘s “无形的手“,Oestereich先生提请我们注意经济连续性中的三个潜在状态:“an entirely non-competitive society, need-based competition, 和 基于需求的竞争。”第一个国家是共产党人大力提倡的。“从理论上讲,所有人都是平等的。收益是共享的。资本主义的拥护者相信这种方法可以减少人们努力工作的动力,并增加经济规模。”

连续体中的第二个是“基于需求的竞争。”这就是当今种族经济的特征。正如作者告诉我们的那样,“人们被迫竞争必需品。食物,水和住所不是人权,而是要“赚”的东西。生存和繁荣是竞技场的“祸根”。无家可归和饥饿是失去游戏风险的代价之一。我们选拔“弱者”,而壮大“强者”。游戏的成本是一个越来越刻薄的社会。”

将非竞争性社会与基于需求的竞争经济区分开来就是基于需求的竞争。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会互相照顾’的支持,我们将对我们所有的真正需求感到满意,从而摆脱了贪婪的有害属性。“可以把它想成是社会主义的蛋糕,上面有一层资本主义的糖衣。每个人都能得到自己需要的东西,而不必完全避免贪婪。我们只会让那些贪婪的人与我们的必需品保持安全距离。”

根据 杰森·希克尔(Jason Hickel),一位人类学家 伦敦经济学院 和一个院士 皇家艺术学会全球不平等已达到破坏性和危险的程度。在标题为“全球不平等到底有多严重?”的有趣文章中。希克尔先生在自己的网站上发表的评论说:“最贫穷的60%,即大象图中被描绘为“赢家”的那些人,仍然生活在每天7.40美元的贫困线以下(2011年购买力平价)。”此处的大象图是指著名和流行的图,最初是由 布兰科·米兰诺维奇(Branko Milanovic)克里斯多夫·拉克纳 使用 世界银行 数据。此图显示了世界人口随时间推移所经历的收入变化,从最贫穷的人到最富有的1%。希克尔先生的发现描绘出一幅极其阴沉的景象。用他自己的话说:“……最高收入……好吧,它们的增长速度可谓是淫秽的,百万富翁的年收入翻了一番或三倍,比最贫穷的60%的普通人多了约14,000倍。世界人口”。

UBI和UBI的支持者正在缓慢而稳步地在所有相关的地方,例如公司董事会,议会以及着名的和进步的智囊团门户网站,公开表达他们的观点。的 经济安全项目UBI的一个新智囊团就这样思考:“在财富充裕的时代,任何人都不应生活在贫困之中,中产阶级也不应该被赋予永久性停滞或焦虑的未来。” 迈克尔·菲,无畏的联合创始人 直接给予 该银行正在肯尼亚的UBI进行试点,“如果我们愿意,我们现在可以消除极端贫困。” 菲利普·范·帕吉斯(Philippe Van Parjis)扬尼克·范德堡 在其畅销书《基本收入:建立自由社会和健全经济的根本性建议》中提出了实施UBI的一个引人注目的案例。 尼克·斯尼切克 和“发明未来”的作者Alex Williams, 罗格·布雷格曼家伙站,是的长期会员 比恩,即“基本收入地球网络”,这是倡导UBI的主要机构。

Oestereich先生加入了UBI的行列,他的理由不仅值得细读,更值得一提。

PS:

我收到了来自的免费的预先审查副本 BookSirens.com,并且我自愿退出此评论。